汉路无罪案例展播
  • 扭转乾坤

    看似不可逆转案件
    胜诉
  • 见微知著

    被判死刑
    改为无罪释放
  • 据理力争

    以绑架罪拘留
    判证据不足释放
  • 全力以赴

    非法融资被逮捕
    无罪释放
  • 查看详细>>
  • 上海汉路二审助当事人胜诉平安银行
  • 获2017年度“上海法院十大典型案例”

  • 实力
    逆转审判结局
  • 专业
    法律公信力
  • 标杆
    指导借鉴意义
  • 咨询详情

    上海汉路律师事务所

    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

    专业领域 胜券在握

    点击咨询专业问题

    Han Lu Zeng Zhihong gold medal lawyers group

    汉路曾智红金牌律师团

    美国史密夫律所背景 高学历国际顾问团

    品质保障诉讼的每一个环节

    点击求助曾智红律师团
    道 法 信

    道德自律信仰法律恪守信用

    点击了解
  • 汉路动态 > 律所新闻
    • 联系方式About us
    •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武宁南路488
    • 号智慧广场9楼907室
    • 电话:13917645801
      最新资讯About us
    • 关注“汉路最前沿”微信平台
      中国法律最前沿

    二审胜诉平安获2017年度上海法院十大典型案例

  • 已被浏览178次更新日期:2018-01-13来源:孙律师编辑
  •   上海高院组织评选2017年度“上海法院十大典型案例”。典型案例是指较好解决了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上存在争议的疑难、复杂案件;具有指导和借鉴意义的新类型案件;对法律适用统一有参考价值的案件;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俱佳的案件等。案件的评选范围为:全市各级法院在2016年第四季度——2017年第三季度审(执)结生效的案件。

      经过各法院推荐,上海汉路律师事务所替当事人二审胜诉平安银行获2017年度“上海法院十大典型案例”,即下面出现的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诉瞿银林、潘光河执行分配方案异议案。正是这个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案例标记了上海法治发展的进程,进一步提高了当前司法公信和审判水平。

      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诉瞿银林、潘光河执行分配方案异议案

     

     

     

      推荐单位: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朱志红 胡晓东 张常青

      承办人: 张常青

      推荐理由

      本案争议焦点为,在执行分配中,同一执行标的物抵押给数个债权人,抵押合同约定担保范围,而抵押登记只记载担保债权数额时,如何确定各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范围。现有法律法规未就该问题予以明确规定,实践中的裁判意见亦未见统一。本案在考虑执行分配阶段所涉当事方特殊性的基础上,基于抵押登记的公示公信原则,判决在执行分配阶段,抵押债权优先受偿范围以登记记载为准,以维护登记的公信力及交易安全。

      本案判决对处理这一类案件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并通过判决引起登记机关重视实践中存在的,只登记担保债权数额,而担保范围登记空白的现象。判决后,合议庭向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发出司法建议书,该局收文后特来访并书面回复,表示已积极落实将“抵押担保范围”纳入上海市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范围,并通过进一步细化登记规范、加强业务培训等实现不动产登记的规范化。本案推动了不动产抵押登记担保范围栏目的设立,减少因不动产登记与合同约定的不一致引发的纠纷,维护了不动产登记的公信力。

      判决书节选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在执行分配中,同一执行标的物抵押给数个债权人的,如何确定各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范围。两上诉人瞿银林、潘光河主张以抵押登记的债权数额为限,被上诉人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则认为应以生效判决确认的优先受偿范围为依据。

      首先,关于生效判决确认的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抵押权优先受偿范围的问题。(2012)静民二(商)初字第579号民事判决处理的是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与陈栋、竺闻雷之间的金融借款纠纷。陈栋、竺闻雷系债务人,其作为《抵押合同》的当事人,受该合同条款的约束,不得援引物权登记的公示公信原则对抗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故静安法院依据《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判决抵押权优先受偿的范围包括债权本金、利息、复利、罚息等,并无不当。而本案处理的系数个抵押权人之间的纠纷,后顺位的抵押权人瞿银林、潘光河系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和陈栋、竺闻雷所订《抵押合同》以外的第三人。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抵押合同关于担保范围的约定对第三人不产生效力。故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以此判决得出在执行款分配中,其优先受偿的范围包括债权本金、利息、复利、罚息等的结论,本院不予认可。

      其次,关于《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与抵押登记不一致的问题。不动产抵押登记制度旨在以客观上可识别的外观形式,向社会公众揭示特定不动产上设立的抵押权情况,使物权在当事人之间生效的同时,对第三人发生公示效力,以实现物权法律关系的明晰和交易秩序的稳定。登记作为不动产物权的公示方法,具有权利正确性的推定效力。《物权法》第十六条第一款已明确规定,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和内容的依据。担保范围作为抵押权的内容之一,也应当以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为准。后顺位抵押权人依据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知晓先顺位抵押权的担保债权数额,由此判断抵押物的抵押余额,继而对其债权受偿的可能性作合理预期,应受法律的保护,以符合抵押登记制度的本旨,维护交易安全。而且,《担保法解释》第六十一条明确规定,抵押物登记记载的内容与抵押合同约定的内容不一致的,以登记记载的内容为准。故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依据《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对抗抵押登记的内容,则突破了不动产登记簿记载的范围,不仅有悖于物权公示、公信原则,而且会损害顺位在后的抵押权人登记的抵押债权的实现 ,本院不予采信。

      再次,关于登记抵押担保范围的可行性问题。抵押担保范围的确定不等同于具体数额上的确定,抵押权人可以在向登记机关提交抵押登记申请书时写明具体的担保范围,也可以依据抵押合同的约定估算利息范围后一并写入担保债权数额之中。故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提出的由于抵押设立之初,除本金数额可以明确外,利息、逾期利息等是否会发生以及发生的实际金额均尚不可知,抵押担保范围无法登记的主张,不能成立。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在办理抵押物登记时,若认为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与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不一致,其作为抵押权人,也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向登记机关提出更正的申请,以消除公示的权利表征与合同约定不符的情况。因未登记担保范围产生的风险不应当转嫁给后顺位的抵押权人,而应由平安银行上海分行自行承担。

      本案中,涉案房产先后设定了三个抵押债权:第一顺位抵押权人为平安银行上海分行,登记的债权数额为185万元,登记日为2008年4月29日;第二顺位抵押权人为瞿银林,登记的债权数额为80万元,登记日为2009年11月1日;第三顺位抵押权人为潘光河,登记的债权数额为120万元,登记日为2010年5月6日。房地产登记部门在办理涉案房产的抵押登记时,在《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房地产抵押状况信息》及《上海市房地产登记证明他项权利(抵押)》中均仅记载主债权数额,未明确记载担保范围。故涉案房产抵押登记的债权数额均为各抵押权人的债权本金部分,并不包括利息及其他费用。根据法律规定,同一抵押物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抵押权已登记的,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因此,静安法院在执行中依据债权本金优先受偿的原则,并根据抵押登记的先后顺位确定各抵押权人分配受偿的范围和顺序,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瞿银林、潘光河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六条、第一百九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6)沪0106民初2898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6日作出的(2014)静执恢复字第199号执行款分配方案。